成熟既背叛

2017-10-08
336

1

如果我先说,成熟即自由,可能相对好接受些。一个成熟的人,必然是个独立的个体,有着明确的、灵活的自我界限。也就是能知道哪些事是该做的,哪些事是不该做的,并能根据情境来调整这些规则。

灵活的自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时候我们都被自己内化的规条禁锢了自己,并为之忠诚却从未知道,即使我们为了忠诚于这些规则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比如说饭不能浪费。有次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吃饭,当我吃饱了停下等他的时候他还在吃,然后还边说着好撑呀边继续吃。然后我就问他:为什么你明明说着吃饱了嘴巴却还在吃呢?他说,因为没吃完,不能浪费呀。我瞬时间意识到,他的标准与我不同:他结束吃饭的标志是吃完碗里的饭,我结束吃饭的标志是胃发出stop的信号。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意志力,假如我有这个魄力,我能顺利的增肉成功。同时也表达了下担忧:这个盒饭怎么会比你的胃还重要?

我想那些成功的人,也是具备这些品质吧:能折磨自己致死,以满足自己的标准。

最后我问了一句:你就从来没想过,饭不能浪费人要节约,可能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吗?

当然观点本身没有错误,只有灵活不灵活。我也很节约,不喜欢浪费。但我会在我的身体和能力范围内尽量的做好,比如说准确的点菜,尽量的多吃。但不会强迫到要为人不能浪费粮食这个规条服务,当我发现我实现这个规条代价有点大的时候,我就调整规条适应身体。但我发现这个朋友是委屈身体适应规条。

2

再比如说,我还有个朋友工作很认真,很努力,经常熬夜加班。我看着都心疼,经常提醒他别干了,别这么拼,折磨自己。他却告诉我说,他也不想这样拼呀,但是没办法。我就好奇怎么会没办法呢?他说,没办法,领导交代的。于是我看到了至少3个规条:领导交代的工作一定要完成;做事情一定要认真;人一定要努力。

我也弱弱的问了一句:你就没想过,领导交代的任务可以不完成吗?也没想过,人可以工作不认真吗?人可以不努力吗?

他说从来没这么想过,也不敢这么想,觉得那是不负责任。我就没敢问:你就没想过,人一定要负责任也可能是错误的观点吗?

我怕我被骂,所以我没敢问。我知道我会遭来很多唾弃:人怎么可以不负责任!怎么可以不认真完成!我这么说,并不是在鼓励大家公然不积极完成领导交代的工作。而是看到自己积极的极限在哪,并为这个积极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记得一个IT男在毕业23岁时候,他老板跟他信誓旦旦的说:到我们公司来吧,虽然薪水少,但是你成熟的快。2年后,他发现领导对了,因为他25岁的时候看起来像45岁的人一样成熟了。

然后我就想:你领导真的需要你这么拼命加班熬夜伤身这么认真的完成这个工作吗?他需要的可能是你保持好自己的精力,能够表达自己的主见,以有高质量的工作,而非拼命的大工作量。你的认真、一定、努力,可能只是一厢情愿。再者,你妈妈看到你这么拼的时候会如何感想?你这么照顾领导和工作的时候,怎么就舍得伤害妈妈和自己呢?难道真的是工作和领导比妈妈和自己更重要?

显然不是,是这几个规条比自己和妈妈都重要了。

一个灵活的自我应该是这样的:我积极完成领导交代的工作,我尽力了没有完成,就不完成吧。我可以认真,当我不够认真的时候,就不认真吧。我可以努力,但当我今天累了不想努力的时候,我就放过自己吧。

我根据情境判断出最优的方案:在伤害自己和伤害领导之间,选择出我最想选择的。而不是从来未看到选择。即使我依然选择了伤害自己,那我也看到了这是我选择的结果,不是领导的错。

3

再比如我们第一次网络自我成长课,有个同学在第一次课上表达了很担心大家嫌弃她,怕自己融入不了群体。然后我们最后也发出了个疑问:我们一定要融入群体吗?一定要努力做到不被大家嫌弃吗?

延伸开来,我在搞心理的过程,就是这样不断质问自己的过程:搞心理学一定要科班出身吗?上个课一定要准时不能迟到吗?一定要认真听讲吗?一定要努力才能实现目标吗?人一定要有目标吗?我一定要自己实现不拖延吗?人真的不能给别人乱添麻烦吗?人真的要处处照顾别人的感受吗?人一定要跟身边的人搞好关系吗?

我发现我坚持了很多不该的坚持,而这个坚持让我付出了太大的代价。比如当一个朋友等我的时候,我会手忙脚乱赶时间,怕他等太久心烦,实际上人家根本没有在意过多等几分钟,是我自己在为不能给别人带来麻烦的规条而焦虑。比如当我大学跟舍友闹矛盾的时候我也会焦虑,当我进入一个新的群体不能融入的时候我会焦虑,为了缓解这些焦虑,我做了太多不需要做也代价太大的事:小心翼翼的说话做事,紧张,给他们买东西做服务来补偿……

而这些并不是真的在为结果服务,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归属于内化了的一定要怎样的规条的心安。

我们是如此的忠诚于这些一定要怎样的规条,而毫无反思过:它们可能是错的,可能不是必须和一定的。

而一个灵活的自我,就是不断反思这些规条,让它们灵活起来。它们可以成为价值,但不再是禁忌。价值的意思是,我想选择努力、认真、守时、勤奋、节约,这是我的美德,但我会根据情境的合适情况去判断要不要去做及做到多大程度,这都是我所选择和我所决定的。我执行我的美德,我觉得我是个有价值的人。我没执行的时候,我也不是一个不好的人。

灵活的自我也是不断的反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也是自由。

而一个僵硬的固化的自我则是:我没有执行这些规条,我就是不好的了。为了缓解我是不好的的焦虑,我要牺牲自己付出巨大代价来执行规条,以让自己心安。

4

成熟的过程,就是不断建立自我的过程。不断去回答我是谁的过程。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去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自我,我的界限是什么,我的原则是什么,我的选择是什么,我改变的尺度是什么。

而这也同时意味着:背叛。

背叛我们从小学会的一切对的东西。重新进行反思并加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内化整合成为自己的。小时候那些老师、家长教会我们的道理,都不再绝对适用,我们都需要重新加工,留下适合自己的,摒弃不适合自己的。

当我在做课的时候,我经常会听到:因为你是权威呀,所以要听你的呀。因为你那么说了呀,所以我要那么做呀。因为你是老师呀,所以你说的对呀。

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我都感到毛骨悚然,后退两步。心想我长成这个屌丝样,也能被当权威?所以每次我开课的时候,我都会提前说:我这几天讲的都是错的,除非你知道如何理解或反驳。

除非你知道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不然你一直生活在对于规条的忠诚中。而忠诚的雏形是:婴儿对妈妈忠诚,因为婴儿需要妈妈的保护。虽然你长大了,但是你需要安全感,需要别人为你负责,需要被保护,所以你的潜意识就在执行那些曾经让你觉得安全的规条,以假装自己还可以得到保护,并不受惩罚。

就像你小时候只要不浪费粮食,只要听话,只要认真努力,你就可以免于惩罚,幸运的话还能得到奖励。虽然你长大了,但你依然用那种心境在过着婴儿的生活。

背叛也是孤独的。因为你会发现没有一个规则绝对的适用于你,这也意味着你将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甚至和别人的反差很大。和别人不一样,是非常孤独和焦虑的一件事。但是你一直知道的是:每个人都要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独一无二的意思就是你本来就和别人不一样。

5

但你也不要怕,你可以这么想:

你和别人不一样,是你高级了,不是你错了。

成熟即自由,自由即孤独。因此成熟即孤独。

孤独的另外一层含义就是: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当你能够燃烧自己的世界,构建好自己的世界,另外一些奇妙的事情又会发生:你会吸引到很多人,因为你是一个有个性、有独立、有自我、有想法、有原则但不僵化的人。


来源:
写下你的评论吧